沈司越

☞圈名:落泽[落邶瞑]司越
☞昵称:阿泽[阿越]
☞专属TAG:落泽[全职]司越[镇魂]
☞坑底:柯南,全职,镇魂
☞纯食CP:BL-周叶,巍澜,韩张,王乔,张安,BG-新兰,江苏,韩戴,张楚,不可逆不可拆
☞拒绝CP:叶蓝叶,all喻all,伞修伞
☞其他cp偶食:喻王喻

【周叶】半生缘 2

※背景架空,同性恋婚姻法颁布接近20年
※关于巴黎的描写,半想象
※建筑研一学长叶×艺术大三学弟周(时间为叶修消失的那年)
※关于铁塔的设定,属于半虚构
※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,如果有bug,那就bug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家(巴黎中午一点半左右),叶修和周泽楷回到了各自的房间,“秋儿,帮哥个忙呗。”叶修在Kakaotalk上面熟练的呼唤着正在吃饭(北京下午七点半左右)的叶秋。

“混账哥哥,别叫我秋儿,什么事?”远在北京的叶秋看见叶修的话,立刻回怼了过去。

“荣耀大学下个月校庆啥时候,帮我弄张请柬呗。”叶修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去参加一个名义上的属于自己毕业,却严重缺乏归属感的本科学校。

“我说,你闲着没事,参加什么校庆啊。”叶秋很是不解。

“你管我?说让你弄一张,也不是什么大事吧。”叶修并没有说原因。

“行行行,等我弄到了寄给你。”看到叶秋的这句话,叶修就将手机放到了一旁。

“当当当——”敲门声响起,叶修收起放在桌子上的设计图纸,“嗯?小周有事吗?”叶修打开门,却见门外站着围着围裙的周泽楷。

“做了饭,请前辈来吃饭,其他人不在。”

叶修点点头,随手关上门,饭厅的餐桌上,放了三盘很有味道的中国菜,“这是……自己做的,两年前学的。”

叶修轻车熟路的拿过桌子上的筷子,“嗯,味道还不错。”叶修咽下口中的东西,抬头看着周泽楷,露出一个满足的笑。

周泽楷被眼前的人的笑容晃花了眼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“小周啊,下个月的校庆你会去吗?”叶修嘴里嚼着菜,说出的话有些模糊不清。

“嗯,一定要去的。”

“那一起去吧,我想回去看看,总感觉忘了一些东西。”

周泽楷看向叶修的目光中满是惊讶,“怎么了,很奇怪吗?难道不是你邀请我的?”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目光,感觉有些好笑。

“是……是和我一起。”周泽楷去下围裙,十分自觉地做到了叶修旁边,“你喜欢吃这个。”

叶修垂眸,并不去问周泽楷为什么如此清楚自己的喜好,因为很明显的,放在桌子上的三道菜,甚至还在厨房里熬制的汤,都是自己最喜欢的,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,叶修似曾相识,却不知在何处感受过。

周泽楷咬着筷子,余光看着旁边的人露出一副思索的样子,突然就想到自己和叶修还都在建模学会的时候,叶修经常会为了建立一个完美的模型露出这样的深思的表情,眼角微微下垂,眼中闪烁着微光,却没有聚焦的瞳孔,嘴里的菜都聚在左边,慢慢的嚼着,就像是沉溺于美食的一只小松鼠一样。

 

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,叶修拿到了来自荣耀大学的邀请函,淡紫色的封面上是随风散落的蒲公英,而里面的名字,是一串莫名的文字,“叶落归来不见脉,风过南境为念修”,叶修摸索着请柬上的这句诗,觉得莫名的熟悉。

在收拾回国的前夕,叶修不知为何,顺手戴上了一直放在抽屉里的有些磨损的铂金戒指,他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在巴黎的医院醒来的时候,叶秋将这枚戒指交给自己的时候的场景,“哥,这戒指是你的。”

当时就只来得及说这样一句话,因为自己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,将这样的小事忘在了脑后,等到再想问的时候,却突然发现自己看到这枚戒指,都会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,叶修用一根早就准备好的银链子将戒指逮到了脖子上,然后将它隐到了衣服里。

收拾好所有的东西,叶修背了一个小包而已,周泽楷熟练地将叶修的背包转移到自己的背上,而叶修伸过去拿书包的手却悬在了半空,叶修的脑中闪过一个画面,快到来不及捕捉,叶修晃了一下头,努力忽视自己脑中的不适,然后跟上前面的周泽楷的步伐,而周泽楷也并非没有注意到叶修的异常,只是,周泽楷已经不会在这种并不是两个人一起生活过的地方,让叶修去有意识地回忆过去了。

 

飞机上,周泽楷熟练从背包中取出两个U形枕,将其中的一个递给邻座的叶修,“前辈,用这个吧,休息一会吧。”叶修也不扭捏,接过U型枕,“小周,没看出来你这么体贴。”叶修将U型枕放好,“我要看一档艺术类的节目,你要不要一起?”叶修将一边的耳机递了过去。

周泽楷接过耳机,和叶修两个人边看边对节目中的细节进行了交流,然而还未等一期节目结束,周泽楷就感觉自己的肩头突然多了一个重物,他的嘴角微微勾起,抬起另一边的手摘下了戴在叶修耳朵上的耳机,大概是叶修感觉到了不适,身体微微动了一下,周泽楷将平板和耳机收好之后,打算偏过头准备看看叶修是否继续安睡的时候,却被叶修脖子上的东西吸引了视线。

叶修的睡姿很是不稳,扭来扭曲之间,叶修穿着的T恤偏向了一侧,之前隐在衣服里的戒指便滑了出来,在机舱内微弱的光中显得异常刺眼,对,对于现在的周泽楷来说,那枚戒指反射的光的确是很刺眼,作为那枚戒指的另一个主人,即便是那戒指磨损得厉害,周泽楷也可以一眼就认出现在在叶修脖子上的那枚戒指,就是当初他们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,周泽楷亲自给他带上的那一枚,周泽楷将目光转向叶修,对方安静的睡颜再一次刻画进周泽楷的眼中,眼前的一幕逐渐和当年的情境重合,周泽楷还记得当时建模学会为参加全球建模设计大赛,几个人整夜待在实验室里,作为设计总策划的叶修更是如此,有一次周泽楷整天没见到叶修,便带了便当去找他,周泽楷推开实验室的门,还未来得及说话,就见叶修已经依着实验台睡着了,当时的对方睡着的样子便和现在一样。

周泽楷收回思绪,伸手将叶修滑出衣服的戒指重新放回衣领内,收回手之后,又伸手将叶修蹭乱的刘海拨弄整齐,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叶修脸颊上的软肉,叶修感到脸上痒痒的,便抬起手去挠,却被周泽楷捉住了手,轻轻的十指相扣,大概是叶修觉得枕在周泽楷的肩膀上更为安稳,嗓子发出一声类似幼崽的低鸣之后,又沉沉睡去。而周泽楷感觉到叶修的无自觉的依赖之后,终于露出了一个暌违两年的笑容。

“麻烦,可以给我一条小毯子吗?”见乘务员过来,周泽楷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
乘务员刚要说话,就见周泽楷便伸出食指立在唇间,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声音,乘务员点头,将一条小毯子交给了周泽楷,周泽楷用极小的动作,将毯子盖住了叶修和自己的腿,便也靠在椅背上睡去。

 

周泽楷醒来的时候,叶修已经早在旁边开始研究一些关于建筑的相关知识,听见旁边的动静,便转过头,见周泽楷揉揉眼睛,一脸“我刚睡醒,我有起床气,不开心”的模样,便轻笑出声,周泽楷也微微转头,“前辈,困。”周泽楷又揉揉眼睛,声音软糯,叶修的脸不自觉的红到了耳根。

“咳……喏,这是帮你要的牛奶。”叶修故作镇定的端起手边的杯子递了过去,周泽楷接过来,甚至没有说话,就仰头喝下去了,甚至发出了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。

“喝奶还有声音,真是个孩子。”叶修听见了声音,便笑着调侃。

“咳咳——”周泽楷听见了对方说的话,猛地呛了一口,“前辈!”叶修愣是从这两个字中听出了一丝嗔怒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小心点。”叶修拿过桌角的纸巾,径直去给周泽楷擦他嘴角的奶圈。

周泽楷察觉了叶修的动作,整个人就像是冻住了一样,愣愣的盯着叶修看个不停,似乎是察觉到了对方的状态,叶修猛地停手,“那个……你自己来,我看视频。”叶修大爆手速,将纸巾塞到了周泽楷手里,转身去看视频。

看着叶修偶尔才有的失态,周泽楷嘴角的弧度更加明显,抬手便去擦自己嘴角的奶圈,结果一回头,就见另一边的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了一句“Vous êtes très heureux”(你们很幸福),周泽楷闻言,笑着回答她说“meric”(谢谢)。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叶修摘下耳机,见旁边的周泽楷笑得开心。

“她说我们很幸福,我向她道谢。”周泽楷自觉地拿过一边的耳机。

叶修被噎了一下,只能红着脸低着头耳根继续看视频,周泽楷见叶修不说话,心底异常满足:不拒绝和我有关系,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,我还有半生,去重新连接我和你的缘分。

“前辈怎么知道我要喝的牛奶的味道的?”周泽楷貌似不经意的问,他的习惯就是从不喝纯牛奶,其他的口味的他也是只喝巧克力味的,刚才叶修递给他的牛奶是白巧克力的。

“唔……不知道。”叶修说的也是实话,在为自己要了一杯牛奶的时候,叶修沉默了一会,便不自觉地开口又为身边的人要了一杯白巧克力牛奶,“大概是前世注定?”叶修开口打趣道。

周泽楷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身边人的侧脸,而叶修却因为沉迷于节目,而错过了周泽楷眼中的沉默、欣喜,还有……爱。

 

下了飞机之后,周泽楷和叶修来到了早就定好的酒店,“前辈,今天晚上聚会,一起。”在进各自的房间之前,周泽楷捏着房卡,看着叶修,话语里是不容拒绝的固执。

叶修愣了一下,隐隐觉得周泽楷说这句话的样子在哪里见过,因为想不起来,又觉得是自己最近太过敏感,“如果你不觉得我打扰你的话,自然乐意。”

“七点我来寻你。”周泽楷说完便打开门进去了,独留下叶修一人站在对面房间门口,露着一脸思索人生的样子。

这次聚会,是江波涛一波人,还有建模学会熟悉的同学一起组织的,毕竟彼此之间已经好久不见,校庆则是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,只是对于周泽楷而言,带着失去记忆的叶修参加,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,而对于叶修……此时的叶修正坐在床上对着自己的书包发呆:谁能告诉我,小周带着我去参加聚会,我要穿什么(PS:不是没有合适的衣服,而是只有一个书包,能带多少)。

沉默了一会,叶修拿起手机,用Kakaotalk询问着周泽楷:小周啊,我能不能收回之前的那句话,聚会能不去吗?

周泽楷:额,为什么?

叶修:你知道的,我的书包里没有合适的衣服,你带我去,怕给你丢面子,你长得那么帅,肯定是校草级别的,而我虽然也不差,但是这个对比还是算了吧。

之后周泽楷没有回复,然后叶修就听见对面房间开门的声音,然后自己的房门就被敲响了,叶修起身开门,门外的周泽楷手中拿着一套没有开封的衣服,“前辈穿这个就好。”

叶修满腹狐疑,却还是接了过来,一看标签,还是一套,“小周,这是……”

“之前买的衣服,我穿着小了。”周泽楷选择睁着眼睛……说瞎话。

叶修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许久,然后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“是吗?那我就勉为其难帮你穿啦。”叶修并不是没有看破对方的谎言,只是自己开口说的话,连自己都没有预料到,而且叶修很肯定的就是,自己的这句话刚说出口,就见周泽楷眼中闪过一丝开心。

 

当晚七点,周泽楷准时敲开了叶修的房门,而叶修早就穿好了衣服:简单的白色T恤,只有左下角的地方绣着一个看起来工艺相当复杂的铁塔图案,浅棕色的九分裤,还有被叶修狠狠擦拭过的小白鞋,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儒雅的气息,和两年前的叶修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。

周泽楷:走吧,前辈,从这里过去大概十五分钟左右。

叶修跟在周泽楷身后,看着前面的比自己高一点的青年,回忆起从巴黎初遇到现在的所有事情,并非是暧昧,只是一种相爱的人在一起很久的感觉,大概就是所谓的那种“老夫老夫”,叶修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只是从周泽楷所做的事情的情节来看,大概展览会中,周泽楷口中的“叶修”就是自己,只是,为什么自己没有关于他的记忆,是因为……车祸吗?

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到达聚会的地方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人到了那里,“哎,小周到了。”眼尖的江波涛看到了周泽楷走进来,却没有及时看到旁边的那人。

“哎,我们的校草来了,快过来让我们看一眼,巴黎的水土有没有让校草变的更有型,队长,我就说当初不要和你去澳洲,我也应该去法国,哎,周泽楷你还带了人,也不给我们介绍……”黄少天没有说出口的后半段话被活生生变成了另外两个字,“老叶!”

黄少天的话音刚落,刚才还喧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,然后,叶修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来自大厅所有人的视线,“……”

黄少天大步走过来,一把抱住叶修,情绪里都是抑制不住的激动,而叶修却是努力挣扎,“这位先生,你放开我。”叶修推开黄少天,却蓦然看见对面这个话多黄色头发的青年红了眼眶,“哎,你怎么了?”叶修满脸狐疑。

“小周,叶修前辈,怎么了?”江波涛见状,有些疑惑的小声问周泽楷。

“完了再说,先解围。”说罢周泽楷便走上前,将叶修从人群中拉了出来,而江波涛则是对着喻文州、张新杰等几个人说了几句话,有些混乱的场面便很快被掌控下来。

 

现行聚会进行的很顺利,除了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,其他人都时不时地将目光投向坐在桌边的笑的很是安静的叶修,一切都变得不甚清楚,“你们时不时看我,是有什么问题吗?”叶修终于受不住他们投来的目光,放下筷子,很是不解的问着。

“哎,老叶,你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我是谁?”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,自己的挚友貌似失忆,还忘了自己。

“嗯……大概还是有点印象的。”叶修有些迟疑,他对这些人并没有排斥感,相反的和他们相处还很舒服,可是……

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,见他还要说话,急忙开口打断了,“前辈也在巴黎?”

“嗯,两年前到巴黎的。”

喻文州和张新杰、肖时钦对视一眼,似乎有了一些猜测。

聚会时间过得很快,在周泽楷和叶修打算回酒店之前,江波涛将周泽楷带到了一旁,“小周,怎么回事?”

“他是前辈,只不过,车祸,失忆。”周泽楷眼睛并没有离开叶修。

“车祸?!”江波涛的语气里满是震惊,“怎么没听说过?”

周泽楷摇头,“还不知道,想让他恢复。”

“好,校庆需要一周,这段时间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好。”江波涛与周泽楷是发小,自然第一时间理解了他的意思。

“好,谢谢你们。”周泽楷自然也是明白江波涛会帮他,和别人一起。

 

酒店里,周泽楷坐在叶修的对面,手指紧绞着衣摆,“小周,今天的聚会不解释一下吗?”叶修并不傻,今天聚会时在场的所有人,看向自己的目光中,明晃晃的都是疑问,而带自己去的周泽楷,则是一脸释然。

“我……他们都是,朋友,你的。”周泽楷没有抬头,只是解答着叶修的疑惑。

“那我们呢?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感觉你的目光,应该不是第一次见我,如果今天晚上见的人都是我朋友,那你呢?”

“我……你朋友,关系很好。”周泽楷低着头,所以叶修并没有看见他眼中挣扎的痛苦:我是多想告诉你,我是你的爱人,可是现在这样的你,我知道我不能,我只能循序渐进。

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,“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叶修站起身,淡淡的下了逐客令。

周泽楷没有说话,站起身回了房间。

叶修躺在床上,他知道周泽楷针对第二个问题,并没有说实话,他的一只手搭在颈间,摩挲着那枚戒指,他早在飞机上就看见了缠绕在周泽楷手腕上的戒指,尽管只有两根黑色的绳子从戒指的两端穿过,看起来就和别的手链没有什么区别,叶修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手链上的那个指环就是同自己一样的戒指,甚至是情侣戒,而叶修在此时也想到了自己和周泽楷相遇之后的一些事情,一切串起来,叶修也不得不去重新定义他和周泽楷在两年之前,甚至更久之前的关系。

想着这些事情,叶修逐渐陷入了梦乡,而在对面的房间里,周泽楷看着手腕上的手链,眼中都是痛楚,半晌,他将一只胳膊横在眼睛上,一滴水便顺着眼角滑下来,不过也只有那么一滴,两年的时光,周泽楷从未像现在一样脆弱:明明最爱的那个人在已经再一次好端端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,却无法和三年前一样,将对方圈进怀里,只能和普通朋友一样,小心翼翼的,掩上自己的所有感情,和叶修相处,这是一种怎样的苦楚和绝望,只是即便如此,周泽楷也感觉很满足,消失的爱人再次出现,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欣喜和动容吧。

 

另一侧,聚会结束之后,张新杰、肖时钦,还有江波涛等一大批人聚在一处,召开了一场名为“两年前的叶修及拯救叶修计划”的秘密会议。

黄少天:老叶从巴黎回来之后,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原来的嘲讽劲儿都没了,真是不适应,还是原来的老叶相处起来更舒服,哎,文州你说我这是不是欠虐?

王杰希: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欠虐,我只知道和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没有一点关系。

黄少天:王杰希,你什么意思?

张新杰:行了,听听江波涛是不是有更多的情报?

江波涛:并没有太多的消息,只是小周可以确定的是,这个叶修一定是当年的叶修前辈,而叶修前辈变成现在这样,貌似是因为两年前出了车祸。

肖时钦:车祸?为什么我们没有收到过任何信息?

张新杰:这个问题,我和文清改天去请教一下叶修前辈当年的导师。

江波涛:还有就是……三年前的……

方锐:我们都知道(话音刚落,在座的人都纷纷点头)

江波涛:小周的意思是……希望我们可以帮助叶修恢复记忆

王杰希:恢复记忆?这个很难吧,叶修他有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吗?

江波涛:有,小周说在巴黎的时候叶修前辈有恢复记忆的迹象,所有才说可以

喻文州:既然是这样,乘着这次校庆,我们便制定一个计划来试一把,叶修前辈这个样子,我们都看着不舒服

听了喻文州的话,众人纷纷表示同意,当天晚上便针对这次“会议”进行了一系列的总结。

 

第二天,张新杰和韩文清两个人便找到了叶修当年的导师——冯宪君。

张新杰:老师,我们今天前来,是特意为两年前建筑学院叶修前辈的事情而来。

冯宪君:这件事……两年前不是就已经有定论了吗?

张新杰:可是,那只是学校作出的定论,或者只是建筑学院管理层给出的定论,我们并没有看到当年关于叶修前辈的报道,不是吗?

冯宪君看着眼前的这个冷静沉着的年轻人,还有旁边那个面目严肃,却眼露认真的年轻人,长叹一口气:叶修,你真是我荣耀大学最优秀的学生,两年了,还有人愿意为了你奔波。

看着冯宪君的表情,张新杰和韩文清对视一眼:当年的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。

冯宪君:差不多两年前,叶修发生了车祸,作为B市叶家的长子,每个动作都处在风口浪尖之上,更何况是车祸这样的大事,车祸之后,真正车祸的原因自然被叶家进行了封锁,唯一的疏漏,大概只有就是得到治疗,却还是陷入深度昏迷的叶修被曝光在了媒体之下,为了使得叶修的到最好的治疗,叶家干脆对外封锁了所有有关叶修的消息,甚至连之前传出的“深度昏迷”就被当做了传闻处理,将真正的叶修送到了国外。

韩文清:所以学校也封锁了所有的消息,就像是叶修不知不觉消失了一样?

冯宪君:当时的情况根本没有太多的选择,叶修对我们学校的很多学生来说,大概是很厉害的存在,所以在均衡了叶家和学校的两方面之后,要怎么做,其实,很容易的就可以做出选择。

韩文清:所以就让叶修变成牺牲品吗?

话音刚落,张新杰就拉了一把韩文清的衣袖,“不是牺牲品,只是……今天你们来找我,大概是已经见到了从巴黎回来的叶修了吧。”冯宪君并没有太在意韩文清的所说的话,只是踱步走到了窗边,看着外面的学生来来往往,昭示着荣耀大学的未来。

“老师,你知道?”张新杰一脸诧异。

“不错,我一直知道,叶修作为我最优秀的学生,两年前他出了事情,我自然是最难过的事情。而对于叶修来说,当时最遗憾的,现在却没有记忆的,就只有周泽楷了吧,你们是不是又会问我怎么会知道?”冯宪君的语气听起来很开心,“自从叶修离开之后,周泽楷逐渐变得很是出彩,最后在学生的口中变得与叶修并驾齐驱,作为优秀的留学生,能够不顾老师的劝阻,甚至愿意放弃公费,这样的学生并不多见,而且,这次叶修回来,在他的请柬上写着,并不是名字,叶落归来不见脉,风过南境为念修,这句诗,你们应该很熟悉吧。”

“这是……当时小周获得留学名额的画作上面的那句话!”张新杰反应很快,第一时间想起来了当时的那副画,那副画的构图并不复杂,上面是一片淡绿的草原,紫蓝色的夕阳,孤零零的铁塔,还有一个人的背影,熟悉周叶的人都可以看出来,那个背影像极了周泽楷,又像极了叶修,大概最出彩的地方,就是铁塔的支杆,是“叶落归来不见脉,风过南境为念修”这句诗的变形,一开始并没有发现,直到熟悉周泽楷的江波涛发现了这个秘密,才被别人熟知。

“不错,前不久写请柬的时候,叶家来人说需要一份请柬,其实,即便他们不说,我也清楚,那请柬也是送给叶修的,所以请柬上的字,是我亲自写上去的,至于叶修,他该回来了。”冯宪君回头看着仍然坐在沙发上的同样是自己的得意门生的两个人,却依然抑制不住想要笑的冲动:看,叶修,他们,包括我,都在等你归来。

韩文清与张新杰两个人听出来当年的车祸并不想表面上那样简单,不过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所以便起身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鬼知道我为什么把这篇文写成了这样,封锁车祸的原因一笔带过,不能说就对了(无奈),文中那句叶落归来不见脉,风过南境为念修属于自创,大概还有一发完,好不容易来填坑

评论

热度(10)